沃草筆記》西班牙的轉型正義
標籤

沃草筆記》西班牙的轉型正義

(1959年完工的西班牙烈士谷(Valle de los Caídos),建築的工人有部分是被獨裁者佛朗哥奴役的敵對立場政治犯。原本被佛朗哥用來安放1936-1939年內戰期間戰死的軍人,佛朗哥本人死後也安葬於此,是西班牙著名的獨裁者象徵。圖片來源:wikipedia,攝影/Godot13 ,授權:CC BY-SA 4.0

 

西班牙近代曾經經歷由偏向左翼的政府軍與偏向右翼的佛朗哥長槍黨之間爆發的西班牙內戰(1936-1939),佛朗哥最後勝出,並從1939年開始進行獨裁統治,直到他在1975年過世為止。但法朗哥政權垮台之後,為了讓民主轉型得以順利進行,民主和保守勢力雙方約定不提過去。西班牙的「刻意失憶症」,是世界轉型正義潮流中聞名的特例。可是在刻意遺忘了將近三十年之後,西班牙社會無法繼續忍受失憶。

 

2007年,西班牙通過「歷史記憶法」(Ley de Memoria Histórica),主張為對於在內戰、佛朗哥獨裁執政期間因政治、宗教、意識形態等因素遭起訴或蒙受暴力的國人,政府應承認其受害者的身份,受害者也應獲得的權利。此法案簽署頒布後,也宣告西班牙轉型正義的進程就此展開。法案具體的作法與意義包含了:

 

一、西班牙官方首度透過正式制度譴責內戰及佛朗哥獨裁期間對西班牙國家內部所造成的動亂,並恢復因政治、意識形態、宗教信仰等因素遭到迫害的個人及其家屬之名譽。

 

二、內戰期間被歸為共和政府支持者而遭弗朗哥獨裁政權起訴者,相關審判結果(遭起訴者多數都已被執行死刑)均屬違法,弗朗哥執政期間的政治法庭及判決也均屬違法。

 

三、許多集體掩埋屍體的地點至今仍未被發現,尋找埋葬受害者的「萬人塚」、發掘遺體並幫助家屬辨認,並公布檔案,協助受害者家屬尋找親人及了解真相。

 

四、賠償受難者及其遺族,同時訂立賠償標準,擴大賠償額度。

 

五、禁止公共建築出現任何獨裁政權的符號和標誌,包括牌匾、街道名稱、雕像、紀念碑。所有歌頌佛朗哥及其獨裁政權的象徵,都要拆除或改名。

 

六、佛朗哥執政期間所有被註銷公民資格、被迫流亡海外的受難者與家屬,都得以恢復西班牙國籍及公民權利。

 

七、國家檔案館所在地薩拉曼卡(Salamanca)另設立歷史記憶檔案文獻中心,同時設置網站公開所有資訊供查詢。

 

在通過「歷史記憶法」後,著名的獨裁者象徵烈士谷(Valle de los Caídos,或譯為英靈谷)也變成必須處理的對象。烈士谷在2009年先被以進行古蹟維修等安全理由被關閉,暫停對外開放,這一關就是好幾年,僅在週日開放內部的修道院教堂讓該教區的天主教信徒望彌撒。

 

官方成立的專家委員會最後做出決議,政府必須將佛朗哥遺體移出烈士谷,並將數萬名罹難者的名單顯露出來,並加以說明戰爭始末與歷史原貌,對獨裁時期露出的標記也必須加以註解。

 

2011年底烈士谷才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面貌重新局部開放,並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Abadía Benedictina de la Santa Cruz del Valle de los Caídos),明訂此地禁止舉辦任何紀念佛朗哥的集會活動或遊行。

 

2012年西班牙發生政黨輪替,保守派的人民黨(P.P.)重新上台,副總理索拉雅以「決議不代表大多數人民的聲音」、「會引起社會動盪」、「西班牙政府當前的經濟狀況也無力負擔」、「目前不是討論這議題的適當時機」等理由表示不會遵循官方委員會專家的決議遷移佛朗哥的墳墓。以至佛朗哥的遺體仍舊不動,獨裁時期的老鷹圖騰國徽雕刻等獨裁象徵仍舊維持原狀。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吳乃德著,〈我們真的在乎正義嗎?〉。中國時報/2007/11/5。

施正鋒,〈轉型正義的探討-由分配到認同〉,《臺灣史學雜誌》第3期(2007年12月),頁3-31。

柳嘉信,〈西班牙的轉型正義-從「選擇遺忘」到「歷史記憶」〉,《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10卷第2期(2014年6月),頁83-105。

黃建龍,〈轉型正義:西班牙民主化的借鏡〉之一之二。刊載於台南都會報。

葉虹靈,〈各國的轉型正義工作〉,收入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記憶與遺忘的鬥爭:臺灣轉型正義階段報告書/卷一/清理威權遺緒》,頁69-100。新北市:衛城,2015。

葉虹靈,〈去蔣化是民主基礎工程〉。蘋果日報/2012/3/1。

 

做筆記的人:薛翰駿、林瑞姿